抗洪抢险看安徽今天的大头条给他们!

   更新时间:2020-08-02 05:51  
 

  入梅以来,安徽省先后出现7次强降水过程,全省平均降水日数25.4天,为1961年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同期最多;其中沿江江南降水日数达30.8天,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多。连续强降雨,造成全省多地发生严重洪涝灾害。同时,受长江上中游来水影响,安徽省长江干流汇口以下水位仍在持续上涨,防汛救灾形势严峻。

  持续性强降雨造成蚌埠、宣城、铜陵、池州、黄山、安庆、芜湖、马鞍山、阜阳、滁州等14市80县(市、区)不同程度受灾。截至7月19日17时统计,全省受灾人口达399.2万人,紧急转移安置66.4万人,农作物受灾面积480.8千公顷,直接经济损失152.7亿元。

  6月30日20时至7月1日22时,安徽省大别山区、江淮中部降大暴、特大暴雨。受此影响,巢湖流域西河水位迅猛上涨。23时18分,西河缺口站达12.51米,超保证水位0.61米,且继续上涨。由于巢湖流域的西河防汛形势严峻,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于7月1日23时20分,命令东大圩蓄洪区开闸蓄洪。

  7月19日凌晨2点49分、3点27分,接连两次震耳的爆破声后,安徽滁河大堤破开两处缺口,浑黄的滁河水涌入堤内的荒草二圩和荒草三圩蓄滞洪区,顷刻间绿野变成汪洋。这是继7月18日启用东大圩蓄洪区后,安徽又启用的两处蓄洪区。

  随着强降雨不断,王家坝水位超警戒水1.46米,且继续上涨。7月20日8时起,淮河水利委员会提升淮委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至I级,并发布洪水红色预警。淮河流域防汛形势一度变得十分严峻,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。20日8时31分,为缓解淮河防汛压力,素有“千里淮河第一闸”的阜南县王家坝闸的13 孔闸门全部开启,汹涌的淮河水冲向淮河濛洼蓄洪区。

  由于连续降雨,涡河蒙城闸上游来水和区间排水量增加,涡河蒙城闸自6月下旬开始20孔闸门相继经过开启0.2、0.4米进行泄洪,直至7月20日上午9时许增加至0.6米。7月20日,在蒙城县涡河蒙城闸,20孔闸门全部提升至0.6米,以加快泄洪,腾出库容,应对上游降雨和来水,切实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。

  紧接着,20日上午9时16分,接省防汛指挥部命令,淮河南润段进退水闸开闸放水,南润段行蓄洪区已启用蓄洪。中午12时,接省防指命令,邱家湖进(退)洪闸开闸放水,蓄洪区已启用蓄洪。下午13时,经省防指商淮河防总同意,淮河姜唐湖进(退)水闸开闸放水,姜唐湖行蓄洪区已启用蓄洪。

  水位高涨之快,水流之迅猛,防汛工作已然到了最艰难的时刻,一连数道命令,一天之内多道闸口开启,从沃野千里到泽国一片,舍小家保大家,时隔13年“王家坝精神”再现。

  “你别管我,抓紧去转移群众!”,在六安市金安区东河口镇计生办安置点,脸色苍白的镇党委副书记张成武对长岭村支书陈圣炎说。陈圣炎不放心,因为张成武刚刚从大卡车上下来时摔了一跤,而且忙得连早饭和午饭都没顾得上吃。

  洪水在前,安置好群众才是头等大事。当陈圣炎转移受灾群众归来时发现,因突发脑出血,张成武已倒在院子里,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他的身上。

  连日来的强降雨让全省各地受灾严重,面对来势汹汹的洪灾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迎着洪水逆水而行。

  在逍遥津泵站,一夜未合眼的韩召强仍旧盯着不远处的南淝河水位。一阵急促的电话声给他紧绷的神经上了一道劲。“老韩,现在雨下得急,南淝河水位上涨太快了,正在倒灌黑池坝,琥珀山庄告急,赶紧来现场关闸!”接到电话后,韩召强火速从值守点奔向南淝河亳州路桥处。

  水位急速上涨,闸阀已被完全淹没在水里,看不见也摸不着。“来,帮我把安全绳系上,这个地方我熟悉。”话音刚完,韩召强带着一根安全绳和一件救生衣,与经验丰富的梁海一道,一头扎进3米深的河水。水流湍急,两人在水中整整泡了两个半小时,轮流潜下身体,用四分之一圈的速度转动闸阀,这才顺利地关紧由南淝河通往黑池坝的闸门。

  救灾过程中,许多年轻的抗洪战士给我们留下一幕幕感动的画面,然而,即使他们再坚强,在父母眼中,他们都是孩子,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。

  有这样一对父母,在得知儿子正在安徽枞阳县执行抗洪救灾任务后,瞒着他一路打听来到救灾现场,看着正在紧张执行救灾任务的儿子,父母二人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,父亲一把抢过儿子面前的沙袋坚持要帮他扛过去。

  7月16日,安徽望江县东兴圩突发管涌险情,危急时刻,驰援望江的71集团军攻坚劲旅的官兵迅速投入抢险。“有,我们有信心完成这次任务”,面对眼前的洪水他们满怀信心地说道,他们的眼前是洪水,身后是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。几句话语,几声呐喊就让人燃起新的希望。

  “你们真的太辛苦了,很累吧!”“现在紧急关头,累点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7月17日,在魏村许上组险情点,面对村民的关心,九保村56岁的基干民兵何九子笑了笑,平淡回应道。

  “实在扛不住了,我稍微眯一会儿。”7月18日凌晨,在宣州区朱桥乡汪南村白庙段值守点帐篷里,朱桥乡魏村民兵营长王旭说完这句话,就靠着垫子睡着了。和其他基干民兵一样,王旭刚刚经过整夜紧急抢险,极度疲惫。这样彻夜进行紧急抢险工作,已经是第四次了。每次抢险完成,小憩片刻,便又赶往下一个险情点。

  来自枞阳县白梅乡的16名民工组成的一支江堤防汛清障抢险队,从7月9日开始就一直驻守在枞阳县长江江堤永登段北岸,在这500米长的江堤上,白天巡防江堤,清障抢险,到了晚上,为了保障江堤安全,抢险队就两个人一组在江堤值班巡查,两个小时一换。

  “这段江堤不止我们在巡逻,如果发现有管涌或者漏洞,就报告防汛指挥部。防汛指挥部会通知更多人手应急抢修,如果没有,就来回巡堤。”负责人俞恒龙说道。

  在防洪一线,不论是武警官兵还是志愿者,不论是集体还是个人的力量,都显得那样的耀眼。

  在安广江堤机场新村社区防汛点附近,21岁的防汛志愿者何瑛穿着雨靴、手持铁锹,同当地社区工作者一起,脚踩着泥泞,沿着370米长的社区包保范围进行拉网式巡查排险。这是她主动请缨奋战在江堤的第三天。

  从早上7时到晚上7时,何瑛每天要在防汛点坚守12个小时,一天要巡查6次,每巡查一次要1个小时。“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”是巡堤人员的工作常态,尤其是雨后的堤角格外湿滑。巡查时,暴雨时常“突袭”,同行人员都很照顾她,劝她躲着暴雨,“没事,我能行。”何瑛却笑着埋头继续前进,紧握铁锹不时探草探积水,仔细巡查背水坡和堤脚。

  谈起这几天的巡堤经历,何瑛说,“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洪水,巡堤的工作虽然看起来简单,却不容一丝马虎。看到有这么多坚守大堤可敬的人们,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正能量,他们都是我的榜样。”

  安徽防汛,形势依然严峻;千千万万抗洪者,仍在最前线。有你们在,我们安心。